My new place

關於部落格
便當妹還真的是喜歡吃便當
  • 4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32屆聯合報文學獎散文決審記要/真誠動人很重要

第32屆聯合報文學獎散文決審記要/真誠動人很重要
【聯合報/楊錦郁/記錄整理】

 

時間:99年8月28日下午

決審委員:何寄澎、顏崑陽、簡媜(依姓氏筆畫序)

列席:宇文正、楊錦郁

記錄:楊錦郁

 

決審會議開始,先由聯合報文學獎散文組的承辦編輯楊錦郁說明今年散文組總共收到425件作品,經由初複審委員李進文、吳鈞堯、許榮哲、李欣倫、楊錦郁、王盛弘六人分三組進行初審,選出36篇晉入複審,再召開複審會議選出15篇晉入決審。三位決審委員相互推舉,決定由顏崑陽擔任會議主席。

 

顏崑陽旋即請大家說明個人評選的標準。簡媜首先說,她覺得這次決審的作品,就題材來看是多元、均勻、新奇的,有幾篇看得出來是對岸的作者;在技巧方面,作者有多樣的技術展現,讓讀者能讀到動人真誠的文本。但她話鋒一轉說,不論題材的勝出或技巧的淋漓,她給予好名次的關鍵在於作品能否動人。

 

何寄澎接著表示,他閱讀的整體感覺和簡媜一致,在他的體認當中,散文的題材是無事不可入,就像決審的十五篇作品中有寫親人的死亡、環保、知識、性別等,不一而足;其次,他也同意簡媜所說的,散文寫得真切,能否讓讀者感動是很重要的,不過,他又補充說:「我覺得台灣的作者對於書寫技巧的運用很在意,想以精緻的文字、講究的技巧來呈現感情。我在年輕時很認同這些,但現在面對『技巧很用力』的文章,我一方面欣賞、佩服,一方面又不似以前那麼認同,所以這次評選作品,除了著重真切,更喜歡平易近人。」

 

聽完兩位決審的意見,顏崑陽認為面對入圍的十五篇作品,三位決審委員是有共識的。他說,從作品當中可以看到一、二十年來不斷有新的題材,例如涉及死亡、疾病、老人關懷、鄉土自然、國土論述、身體論述、旅行文學、後設性的時間與存在。他說入圍的作品當中固然有傳統的親情題材,但舊題材也未必不能寫出好東西;至於尋找新的題材書寫和作者的寫作才情有關,但好的題材如何呈現,需要訓練。他覺得下一代在文字的訓練上,諸如標點、語態的使用較粗糙,文字品質不夠理想。

 

顏崑陽繼續談到閱讀的第一層次是感動,也就說讀者能不能從文字當中讀到原先沒看到的道理,而得到深一層的啟發;至於形式的經營,如果太過造作也不理想。

 

決審委員交換過個人的評審標準後,先進行第一次投票,每人票選五篇。

 

第一次投票:

 

 

〈雖然我們都知道〉(0)

〈尋找卓瑪的羊群〉(何、顏)

〈一把碎銀〉(何、顏、簡)

〈我們的房間〉(0)

〈佈景〉(0)

〈一滴雲墨腳〉(簡)

〈母親的銀河逆旅〉(簡)

〈迷藏〉(0)

〈校對〉(顏)

〈腹肌論述〉(何)

〈圍〉(何、顏)

〈烏仔魚物語〉(何)

〈山林憂鬱〉(簡)

〈寂寞的操場〉(簡)

〈看太陽的方式〉(顏)

 

投票結果,四篇零票的先淘汰,接著從一票作品開始討論。

 

 

一票作品討論:

〈一滴雲墨腳〉

 

簡媜說這篇的題材特殊,殘軀藉由書藝再生,文字濃麗,情感貫穿其中,優點是展現書法藝術與身心和諧的努力,缺點是身和心的黏和還可以更自然點,亦即身體書寫的部分稍不夠。何寄澎表示這篇在文字的經營上太用力、太像濃墨。顏崑陽覺得這篇寫紅斑性狼瘡病人,題材很好,但文字太刻意經營、凝重,帶來壓力。

 

〈母親的銀河逆旅〉

 

簡媜說,這篇藉由客觀的觀察,描寫病中母親的囈語,這些都是虛擬的,題材不是太特殊,就是一些尋常、照顧的過程,讀來順暢,瑕疵是錯字多。

 

何寄澎認為作者透過母親中風討論的虛幻來揭示我們正常人不能體會的世界,但其實就病人而言,虛幻的東西是正常的。

 

顏崑陽說親情散文不好寫,必須找到特別的角度,此篇因母親中風神智不清,所以以客觀性的觀察來看母女之間的距離,文字自然流暢,不過其中也有些地方不夠理想,譬如距離感太遠。

 

〈校對〉

 

顏崑陽說這一篇從編輯食譜關聯到時間問題,時間是存在最重視的東西,所以這篇的創新性很強,透過後設性去看我們日常會遇到的事,用不同的觀點去看世界,但有些地方語意不夠透徹,整體而言,這篇滿值得注意。

 

何寄澎同意這篇的創造性是值得注意,它的創作性刺激我們去反思時間的意義,但素材太一致,事件重複性太多。

 

簡媜表示這一篇的策略很特別,但她也不禁會聯想到《愛因斯坦的夢》這本書,她覺得本文作者借的雖是時間,但更需要的是「介入」的核心,如果掌握了這個核心,或許更能達到「校對」的題意。

 

〈腹肌論述〉

 

何寄彭說之所以選這一篇,是基於題材類型,但它不符自己一開始所說的平易、動人,所以他願放棄。

 

〈烏仔魚物語〉

 

何寄澎認為寫死亡的很多,但這篇用調皮的筆調,讓他有異想的感覺。整個喪禮好像在辦喜事一樣;「烏仔魚」和父親的結合很貼切。

 

簡媜說這一篇的調性超出我們對死亡的刻板印象,優點是用不同的調性來看死亡,但有些地方又過頭了。

 

顏崑陽表示這篇用了很多方言,旁敘則用國語,語言的融合度不太好,而且用戲謔性的方式寫死亡,已有〈父後七日〉在前,這樣的方式寫多了未必好。

 

〈山林憂鬱〉

 

簡媜表示她選這一篇是因為它對親情的哀悼和台灣山川面貌的災害做了一些提醒,但此篇有些文字的親和力不高,修辭有點怪異。

 

何寄澎說自己沒選的原因是,作者對情感和主題的表達太直接。顏崑陽接著說,這一篇有大企圖心,但沒經營成功。

 

〈寂寞的操場〉

 

簡媜讀出了跑操場的替代役男和挑燈夜讀的國中生,面對各自戰場,同樣處於不自然狀態的興味,可惜結尾不夠強而有力的來呼應前面的東西。何寄澎則覺得這篇普通,他不認同這個替代役男的心態。顏崑陽也覺得這是一篇平實的個人經驗,有點自憐自艾。

 

〈看太陽的方式〉

 

顏崑陽表明他很喜歡這一篇,他說第一段就很吸引人,用一般人不會用的眼光來看世界,看似幼稚的語調,但和敘述者的身分是吻合的。文章以帶點幽默、輕鬆的語調揭開作者感性的思維,但作者的情緒又很有節制。除此,用海的意象寫出有點要自我放棄,但最後能轉向回來是因為在孤獨的成長過程中,老師的話讓他擁有力量。

 

何寄澎接續說,他也很喜歡這一篇,這篇寫小孩的孤獨,在自我調侃中,其實滿悲涼的,而隨意的書寫卻很和諧。

 

簡媜則認為第一段寫老師的話很溫暖,但第二段寫拋物線的部分,她不太理解。

 

兩票作品討論:

 

〈尋找卓瑪的羊群〉

 

簡媜表示這一篇有些地方寫得滿好的,但她對作者文字的精確度有些疑惑。

何寄澎肯定這篇的流暢度。顏崑陽認為這篇藉著旅途移動,描寫青康藏高原的空茫,但沒有焦點,且文中有些地方不理想,譬如對藏族的歷史交代不清楚,只是詠嘆。

 

〈圍〉

 

顏崑陽說以眷村蔣公銅像被毀的主題,很容易落入意識型態,但它沒有,只透過敘述過程表達時間意象。節奏輕快,以簡淨的文字鋪陳大時代,這樣的處理是很難得的。

 

何寄澎也肯定作者用一種含蓄、隱約的手法寫出眷村的「變而不變」。沒選的簡媜則覺得內容不夠厚實。

 

三票作品討論:

 

〈一把碎銀〉

 

顏崑陽說這篇把「銀」當作題材,作者有豐富的閱歷和知識,這也是一篇典型的隨筆、漫談,就像吳魯芹、林語堂、周作人的語調,是一篇老辣的文章。

 

何寄澎說這樣的寫法稍一不慎就會流於「油」,但此文卻自然而性情。

 

簡媜肯定這篇的混風、彈跳、離奇及作者的筆力強,有豐富的人情世故經驗和歷史知識。

 

接著進行第二次投票,每位決審圈選三篇,採不計分。

 

第二次投票:

 

 

〈尋找卓瑪的羊群〉(簡)

〈一把碎銀〉(何、顏)

〈一滴雲墨腳〉(0)

〈母親的銀河逆旅〉(簡)

〈校對〉(0)

〈圍〉(何、顏)

〈烏仔魚物語〉(0)

〈山林憂鬱〉(0)

〈寂寞的操場〉(0)

〈看太陽的方式〉(何、顏、簡)

 

投票結果,經討論,三位決審一致同意由〈看太陽的方式〉獲得大獎,〈圍〉和〈一把碎銀〉並列評審獎,並推薦〈尋找卓瑪的羊群〉和〈母親的銀河逆旅〉在聯副發表,圓滿地完成評審作業。

 

 

※延伸閱讀:

.2010聯合報文學獎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