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ew place

關於部落格
便當妹還真的是喜歡吃便當
  • 4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32屆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決審記要/行過嚴冬,寫出春光

時間:2010年8月25日

地點:聯合報社

決審委員:平路、唐諾、陳芳明(依姓氏筆畫序)

記錄整理:王藝學

 

2010年第32屆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共收到409件作品,經六位青壯輩小說家、編輯林俊穎、紀大偉、柯裕棻、陳建志、宇文正、吳婉茹交叉初複審,遴選出12篇小說晉入決審,決審委員平路、唐諾、陳芳明將自其中評選出大獎一名,評審獎二名。

 

分述總體印象

 

一番謙讓後,陳芳明被推舉為主席,三人分述總體印象。

 

平路指出,這12篇小說的文字整齊,閱讀時感受到基本的韻律;對文字的戒律、節制,是小說家所要努力的,這批作品大致達到了這個要求;其中幾篇觀察入微,寫得細膩,值得稱許。平路期待讀到更富社會意識、關照更多元的作品,能夠跟台灣目前的社會對話,交織與碰撞;形式上大多數以寫實呈現,平路也期許有更具創造力、更大膽的實驗之作。

 

唐諾表示,找不到特別亮眼的作品。許多作品寫身體,是近年小說書寫的大宗;寫身體依賴實體經驗的咀嚼,有些訊息不到一定年紀則無法了解;這些作品中寫身體多半憑藉的是猜測與想像,看在像他這樣年紀的讀者眼中,並不滿意。另外,有些作品缺少細節的鋪陳,有毛邊有裂紋的真實感,故事只在文字世界裡拉動,不夠理想。

 

陳芳明說,這些作品呈現出來的人生都不美滿,在不美滿中[尋找存在感;普遍地訴諸文字的作品占多數,但是故事性較薄弱。短篇小說的形式有範示嗎?沒有。但有些作品讀來就是散文。陳芳明期待看到再多一點的故事性。

 

第一次投票

 

不分名次,每位決審委員選出三篇,結果如次,依收件編號序:

 

〈女豬〉2票(平、陳)

〈西北雨〉1票(平)

〈行過三月春光〉2票(平、陳)

〈女兒命〉2票(唐、陳)

〈歸遊〉1票(唐)

〈走道〉1票(唐)

 

其他入圍作品〈無賴體驗〉、〈桃葉伴桃花〉、〈空襲警報〉、〈擱淺〉、〈小毛病而已〉、〈出門〉未獲青睞,逕予淘汰。六篇分獲評審支持的作品進入討論。

 

〈女豬〉

 

陳芳明:牽豬哥是老掉牙的故事,但由女性視角來看待,有新鮮感。藉由養豬談女性意識、賣錢討生活,初覺突兀、錯愕,但最後接受。

 

平路:〈女豬〉有切身的觀察,讀來如同聞到、如同看到,有一定的功力黄且能把現實的故事加入主觀心事,比如由豬的可憐想到自己的寂寞處境,有很女性、細膩、幽微的情緒刻畫,人的矛盾感受都在文字的鋪陳當中。

 

唐諾覺得〈女豬〉對養豬這件事的了解,彷彿參考了維基百科中的發情須知、育種須知,讀來並不真實,無法說服他。唐諾並指出:雌性的豬與一名女性作此等號對比,有意思嗎?

 

〈西北雨〉

 

平路:〈西北雨〉中淪落邊緣的兩個人的相濡以沫,讓人想到陳映真的〈將軍族〉,希望這個情況不會在台灣發生,但誰知道呢?這篇小說的社會關懷、對病患的描寫堪稱細膩,兩位主人翁相互的同情、扶持超越了身體、情慾,有動人之處。缺點是視角有時失準。

 

陳芳明:女主人翁開刀後的情況寫得十分驚悚,在人生最淒涼的時刻於同樣殘缺的人身上找到溫暖,但不覺得有陳映真的味道,因為讀不出知識分子潔癖。

 

唐諾:寫邊緣人物的小說很多,只有傳奇小說才寫英雄。〈西北雨〉將主角設定為瘋子、妓女,是小說的顯學。這篇小說的對話不夠精準,連秀英、志雄這樣的名字都顯得典型,基本上是兩個看板人物。看板人物容易博取同情。這篇小說並沒有寫好。

 

〈行過三月春光〉

 

平路:這篇小說讀來順暢,中規中矩,有意經營蘇辛與青蘭的情感,哀而不傷。這種巨大的創痛與失落,可以出之以戲劇性的筆調,但作者並未這樣做,以小說來說,沒有失準沒有失焦,是小說書寫戒律最穩準的一篇。

 

陳芳明:〈行過三月春光〉寫出尋常小市民的生活與品味,語調穩妥、不濫情,淡淡的,讀來有共鳴。

 

唐諾說,講生之淡淡哀愁其實難度很高,這篇淡淡寫來,究竟是雋永或是慘白?它的輕描淡寫,究竟是一種平淡的風格或只是對老年的猜測?看來似乎是後者,但讀的感覺不壞,他說「這是一篇『無害』的作品」。

 

〈女兒命〉

 

唐諾表示,〈女兒命〉的文字調配勻稱,情節安排、故事鋪陳都堪稱完整,在所有入圍作品中表現相對較好,但通篇讀來並不特別讓他感動。

 

陳芳明:敘述語調介於男女之間,初讀以為女性,後來才發現不是,富有戲劇性;父親的狀態也讓人驚訝;父親認乾女兒的片段,有懸疑感,有點題作用。文字生動,講話的速度、口氣,可以讓讀者想像到他的姿態。在所有作品中,這篇是陳芳明比較鍾愛的。

 

平路認為這是一篇類型化的小說,對這種性別跨界的議題,作者是以模擬想像,或有近身的觀察?

 

文章的調性上,平路覺得步調太輕快,太溜、太流利、太不困難了,因此觸動人心的點稍顯得少了些。陳芳明緩頰:這是克服痛苦之後才發展出來的故事。平路補充:陰影不會完全消逝,渣子沒有表現出來,tone可以再斟酌。唐諾同意平路所說。

 

〈歸遊〉

 

唐諾:〈歸遊〉中,文字與感受的編碼是持續而非斷裂的,對記憶流動有細膩的文學感受與處理,在文字品質、文字所負載的複雜度上,是全部作品中最好的。

 

陳芳明:敘述統一,文字密度高,但最後以夢境作結,不妥當。這比較是一篇散文,而非小說。平路也認為較散文化。

 

〈走道〉

 

陳芳明:教授雖然道貌岸然,但也有慾望,處理得不錯,可惜結尾略顯突兀;第一段、第二段也無法銜接,應將第一段刪掉。(唐諾援引王禎和的話:小說寫完,第一段和最未一段應該拿掉!)

 

第二次投票

 

經過充分討論,進行第二次投票,自六篇作品中每位評審依名次順序給3、2、1分。結果如次:

 

〈女豬〉3分(平2、陳1)

〈行過三月春光〉5分(平3、陳2)

〈女兒命〉7分(平1、唐3、陳3)

〈歸遊〉2分(唐2)

〈走道〉1分(唐1)

 

揭曉

 

三位評審一致同意,將大獎頒給〈女兒命〉,評審獎為〈行過三月春光〉、〈女豬〉,〈歸遊〉推薦發表。

※延伸閱讀:

.2010聯合報文學獎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