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ew place

關於部落格
便當妹還真的是喜歡吃便當
  • 4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回西海岸

十年前她參加一張專輯製作,要錄台灣海岸的聲音。她是菜鳥,東海岸和墾丁都給挑走了,留給她不漂亮的西海岸。

她獨自駕著吉普車,沿61線快速道路,只帶錄音機和一支像長狗毛的麥克風。海岸就在右側展開,她錄進海的說話,荒涼與豐富,有時連顏色也一起錄進來,路面在前攤開,像康拉德的《黑暗之心》。

她跟我說:「西海岸果然沒有太澎湃的海浪,大多為沙岸,呈顯灰灰黑黑的色調,如John Cage的現代音樂。」再往南,跨越過幾條台灣主要的河川,想法迅速改變,她看見生命在這麼不漂亮的海濱匯積、生長,然後以此處為基地,養活整座台灣島。母親總是不漂亮的,露出吸吮掉過多奶汁的乳房,罹患麻瘋,只把海浪當作呻吟。初進濕地,她忍不住屏住氣息,以為一下子聽見所有生命發出的聲音,紅筆仔斜斜迎風,鹹的風,黑冠麻鷺發出怪叫聲,魚蝦貝類全擁出來,搶著進入她的麥克風。她趴下來想錄一隻招潮蟹,如嬰孩剛要學著說話前的聲音。

後來專輯出版,讓她拿到一座金曲獎。我聽了她錄的西海岸,配上一陣緩和的女聲吟唱,我說聽起來潮浪像羊水,吟唱像靜靜流動的微血管,她笑,我一直以為她錄的是搖籃曲。

但她仍一次又一次回去,繼續感受海岸的生命力,還偷到幾個漂亮的靈感。再往南,到了雲林、嘉義的海岸,那裡有個叫麥寮的地方,遠望即見煙囪,她原本愉悅的心情總急轉直下,康拉德的幽靈在遠方的藍霧裡走著,吹殖民地的口哨。她看見海岸線建起一座殖民的機械帝國,尖銳的高音壓過所有她錄進的聲音。她時常將這片海岸設想成病房,覺得自己是來探視臨終的海,她希望有一次她來,能目見海岸的病情好轉。她衝動地按下錄音機,對著自己的麥克風大叫一聲:「快點,海快死了。」

她在電視機前看見抗議,爆炸,火燄,燃燒過後的所有事物,最後都將流向海洋,加重病情,魚蝦和蟹貝都將穿上厚重的油汙。她沒有參加過遊行,躲開抗爭,她講話的聲音很溫柔,也讀小說,但她一次又一次的回去,就像那篇科幻小說,穿越時光隧道的武士一次又一次回去圍城上殺敵,終於,有人知道了,阻止他:「再回去,你會改變歷史。」武士回答:「那不就是我的願望嗎?」

圍城終究是被攻破了,火燄燒起,如那座巨魅般的工廠,回射在一隻死去的招潮蟹的眼珠上,沒有,來不及學會說話。

她一次又一次的回去,顯然她的願望未曾成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